教育科研

文章详细

抓住“文眼”,剥茧抽丝,突破课文重难点

遵义四中语文组   张永泉

 

课堂教学,是教学任务实现的关键。提高课堂教学的实效性,是每一个教师的不懈追求。在课堂教学中,教师对文本的处理成功与否,直接影响到一堂课的实效的高低。所以,追求课堂教学实效的教师,都十分重视对文本的深入专研,力求找到文本中重难点的突破口。语文教学亦然。优秀的语文教师总是要竭力在文本的处理中发现最有价值的问题,确定教学的重点和难点,并就此努力寻求重难点的突破,使自己的课堂教学最大限度地发挥实效。那么,在文本的重难点确定之后,如何才能寻找到重难点的突破口呢?在此,我谈谈我的思考和做法,那就是抓住文眼,剥茧抽丝,牵一发而动全身,使课文中有价值的问题得到顺利解决。

所谓文眼,就是能体现一篇课文的深刻思想、表达技巧、思路结构的关键所在。其外在特征是文章中的一些关键词、句、段。它就像一篇文章的眼睛,往往蕴含深刻、丰富,是文章作者的匠心独运的结果。高明的作者写文章,往往会“立片言以居要”,使之成为读者解读文本的钥匙,去开启文章思路之门,从而登堂入室,领略其间的无限风光。所以,文本的文眼的把握,就成了解读课文重点难点的“网上之结”。在教学中,教师常常要启发学生通过阅读,在基本把握了课文大意的基础上,披沙拣金,剥茧抽丝、发现文本中最有表现力的字词和最能启发学生对文本价值思考的句子与段落,重点进行剖析和思考,不断把学生的思维活动引向深入,最后达到深入浅出,吸取文本思想和表现艺术的精华。

例如,在《祝福》的教学中,面对篇幅长、思想深刻、手法独特的文本,无论是主题思想的把握,还是小说技巧的鉴赏和小说语言的揣摩,都似有很多教学问题要去要去涉猎探讨,有许多教学任务要去完成。如果不搞以点带面,而是对文本进行“地毯似轰炸”,势必让学生如坠烟海,难有所获。对此长文,我把小说中作者对主人公祥林嫂四次肖像描写作为切入点,让学生在认真阅读的基础上进行细心的比较,发现祥林嫂在第一次丧夫到鲁镇鲁四老爷家做工,第二次丧夫失子重回鲁镇,到捐门槛受打击,最后被鲁四老爷赶出家门在河边与“我”相遇的几个不同时期的肖像变化,引导学生思考讨论主人公外貌变化和精神状况巨大变化的原因,学生们就领悟了造成祥林嫂悲剧命运的根源所在,从而较全面深刻地把握了小说的主旨,也明白了诸如作者为什么要把小说的结构安排为倒叙,为什么要着力于鲁镇的自然和社会的环境描写等重要问题。,抓住肖像描写的比较分析,以点带面,可谓窥斑见豹。又如,《在记念刘和珍君》一文的教学时,我让学生抓住文本中出现的三个关键词“毅然”、“黯然”和“欣然”,置于语言环境中讨论分析,引导学生了解刘和珍在预定《莽原》、为母校在师生斗争中的“退引”和自觉参加爱国请愿三件重大事件上的抉择和表现,反映了刘和珍积极、坚定追求革命真理,对社会、对革命事业的高度责任感和为正义而殒身不恤的崇高精神,这样,一个富有坚定的革命信念和富于牺牲精神的热血女青年的感人形象就十分立体地塑造出来了。同时,分析也让学生明白了鲁迅先生通过善良的刘和珍的遭遇和英勇献身的行为的描写,既揭露了段祺瑞反动军阀的凶残,更让大造流言的陈西滢之流帮凶文人的卑劣无耻的嘴脸暴露无遗,还充分表达了作者对民主斗士的无限崇敬。这样的重难点突波方法,可谓一石三鸟,事半功倍。再如,在《愚溪诗序》一文的教学中,我让学生紧扣一个“愚”,先分析“愚”的本义,在从文中针对颜回的“愚”、宁武子的“愚”与柳宗元自己的“愚”进行思考和比较,分析出颜回的的“愚”是一种藏愚,蕴含着为人处事方面的世故心态,宁武子的“愚”是古人在面对险恶环境时的明哲保身的避世态度,而柳宗元的“愚”则是一种直面人生,坚持真理,刚正不阿,不原随波逐流的光辉品质的外现,是一种“举世皆浊我独清,举世皆醉我独醒”的人格魅力的彰显,因而进一步了解了课文中作者所表达的幽愤,清高、孤傲和特立独行的情感意志,这样,学生对作者创作愚溪诗的意图,命此溪为“愚溪”的用意等疑难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在《故都的秋》一文的教学中,我启发学生抓住首段中概括北国秋天总特点的三句话,即“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作文眼和总纲,结合三句话在文章中的具体描绘来一一对应落实,分别把体现“清”、“静”、“悲凉”的细腻描写找出并细细赏析,学生自然深得其妙,从而对全文有了整体而又深刻的把握。

其实,我们教学中的每一篇课文,都经过精心选择,有较强的典范性,这些教学范文中,常常有文眼可抓。抓住了一篇文章的文眼,就如剥茧抽丝,复杂的课文也很容易理出头绪,牵一发而动全身,找到重难点的突破口,就会在教学时举重若轻,提高课堂教学的实效性。例如《花未眠》一文,教学中一定要抓住文本中的几句含义深刻的句子:“美是邂逅所得,是亲近所得”,“自然的美是无限的,人感受到的美是有限的。正因为人感受美的能力是有限的,所以说人感受到的美是有限的”。这些句子分析理解到位了,文章含蓄的主旨,文中的描写和抒情就容易把握了。把握《项脊轩志》的思想内容,抓住关键句子“然余居于此,多可喜,亦多可悲”对全文的提挈,线索就清楚了,组织事件的头绪也就不难理清了。又如课文《雷雨》(节选)的教学,就应该找出文中人物的矛盾冲突,给以分类,区分主次,再去品味出人物语言,就能把握戏剧中各个人物的性格特征,从而更深入地把握作品主题,获得思想和审美教育。教学史铁生的《我与地坛》一文,第一部分可以让学生思考残废了的史铁生为什么要常去地坛,为什么要着力描写地坛里那些不屈的平凡的生命,作者得到了哪些感悟。第二部分则要求学生思考为什么作者的母亲要常常去地坛,找到作者对母亲逝世后表达的愧疚、赞许的抒情段进行品咂、感悟,这篇散文的饱含的情感和表现手法就不难理解了。其它如《荷塘月色》的第一句话的深意,《呐喊自序》中关于铁屋子的内涵的对话,《胡同文化》北京胡同的特征与文化的联系,《读伊索寓言》中的最后一段意味深长的议论,《灯下漫笔》中定义的两个时代的含义,《米洛斯的维纳斯》的几个点睛句,等等,都是解读全文重难点的文眼,教学时应反复推敲,重点揣摩,让它们成为理解文章的有力契入点,拉动其它重要问题的解决。

在课堂教学中,教会学生发现课文的文眼,是教师的一项重要任务。这就需要教师在组织教学中加强学生在阅读能力上的提高,培养起学生对课文的敏感力,学会识别文眼,分析文眼的方法和技巧,并以此引发和带动对课文重难点的突破。学生在学习中发现文眼并能深入分析理解,开始是有难度的,不可能一蹴而就,因而不能急于求成。教师要加强指导,坚持帮助。这就要求教师开初应“授之以鱼”,在教学中积极设置启发性强的问题,在确定文眼、分析文眼上耐心作出示范,供学生揣摩学习,并逐步放手让学生通过大胆质疑、讨论、交流,学会披沙拣金,剥茧抽丝,掌握方法,最终教师才能达到“授之以渔”的目的,使每堂课的教学效率都得到一定的提高。

 

注:此文已在我校《教育科研》上发表

 

 

                             作者:遵义四中语文组高级教师  张永泉

                             联系电话:13595221071

                                                                    20091021